沅江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黑卡 第四百四十七章 石强和张曦月

发布时间:2019-09-13 20:07:59 编辑:笔名

黑卡 第四百四十七章 石强和张曦月

魏星月拉着石磊的手,眼睛里充满了平静。

她说:“别想那么多,我知道那个一一在你心中的份量,我们俩就是一段孽缘。而且,我现在也没什么可失去的了,所以,先不用考虑我,实在不行,我就给你当一辈子情妇。”

石磊听到这话,心中如刀绞般的疼痛。

有些理由,可以给自己找一千个一万个,石磊当然可以厚颜无耻的说自己是为了救魏星月和魏菩提姐妹俩才跟她发生的关系。但是面对眼前真实的这个人,石磊知道自己的借口骗谁都骗不了,哪怕让自己心里踏实一点都做不到。

终究就是他和除了孙怡伊之外的女人发生了超越友谊的关系,这就是石磊的错。

石磊略显黯然,点点头,倒不是他赞同魏星月的话,而是他不知该如何回答。

只能选择岔开话题。

石磊看着魏星月,魏星月的脸上写满了疲惫,石磊问:“这段时间很辛苦吧?”

魏星月笑了笑,说:“还好,以前众星捧月么,习惯了做生意只需要几个,下边自然尽心尽力。现在其实公司的人还好,无论如何我都还是他们的老板,但是客户那边就有些转变。没关系,时间会抹平一切,生意场上,没有敌人也没有朋友,大家都是利益往来。有利可图,就没有人会真正的拒绝,无非是不能像以前那么强势。没事,我还撑得住。”

石磊点了点头,心疼的说:“赶紧睡吧,刚才你说明儿还得早起的。”

魏星月将依旧完美的大长腿放在了床上,掀起被子一脚,说:“那我先睡了,你赶紧洗个澡,不要去想时差的事,能睡就睡会儿。我明早七点之前就得起,还得伺候那几个客户吃早餐,然后去下边的码头看看情况。”

石磊点点头,站起身来,走到洗手间。

站在淋浴喷头之下,石磊很长时间都只觉得一片空白,仿佛连呼吸都忘记了,直到一口气憋得喘不过来,才跨出水幕,大口的呼吸。

洗好澡回到房间里,魏星月的呼吸十分均匀,看来是真的太累已经睡着了。

石磊站在窗前看了看外边的灯火,也上床平稳的躺下,轻轻的握住了魏星月露在被子外边的一只手。

时差真的是个讨厌的东西,即便石磊经历了长时间的飞行,身体早已疲乏不堪,也没能顺利入睡。辗转反侧足足两个小时,外边的天色都微微有些泛亮了,石磊才终于进入到睡眠状态之中。

睡得迷迷糊糊的,被铃声吵醒,石磊伸出手,找到自己放在床头柜的上的,迷迷瞪瞪的接听了。

“喂,我是石磊。”

“废话,我当然知道你是石磊,可是,石大少

,您那笔第二期十万块的投资,今天可已经逾期了,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给?你干脆把后两期一共二十万全部付了吧,这对你也不叫事,何必拖着。”

石磊虽然还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中,但也明白了,这是石强打来的。

他支支吾吾的说:“我现在不在国内,明后天回国,你等我回国行不行?不就十万块么,你难道还缺这点资金?”

“你少跟我来这套,你昨晚回来了。我说你是不是想赖账啊,就凭你这期的费用没到账,我可以取消你的合同你知道不知道?”

石磊一愣,石强是怎么知道他已经回国的?他回来,貌似只有两个人知道,一个是韦卿,另一个是魏星月,其他人石磊都还没来得及通知呢。而不管是韦卿,还是魏星月,跟石强似乎都八竿子打不着,断无可能是他们告诉石强的。

看了看上的时间,上午十一点,魏星月当然是早就出门了,石磊撑着手肘,靠在床头上,勉强坐起。

既然已经被揭穿,石磊现在又没钱可付,只得耍无赖。

“第一,投资不到,在一定的时间段内,我最多支付点滞纳金,你无权取消我的合同。第二,我是回来了,你怎么着吧,我现在急需睡眠,没空跟你扯淡。第三,我现在手里真的没钱,钱都在股市里,明天是周一,我争取明天清仓把钱取出来给你。第四,你是怎么知道我回来了的?”

石强被石磊这一二三四条理清晰的耍无赖给气着了,他怒道:“亏我这么信任你,来帮你背这家破公司的锅,你现在却跟我耍无赖。想知道我是怎么知道你已经回国的?我现在快到你楼下了,就在你楼下那家咖啡厅等你。你来了,我就告诉你。”

说罢,石强挂断了。

石磊看着,愁眉苦脸,有心不予理会,但是总觉得不大好。这件事毕竟是他理亏。但要是去吧,恐怕又要费一番周折。

想来想去,石磊觉得自己现在反正没钱,就连额度也没剩多少,来回维也纳,坐的都是头等舱,来回的机票就小十万了。在维也纳的酒店住了一周,吃喝拉撒什么的,也花了十万。现在身上,一共就三五万块钱,总归是要等到周一乃至周二的。

起床,洗漱完毕之后,石磊换上早先买的那套休闲西装,发现自己的衣服有点少,下个月的额度除了还给于行健之外,也该再为自己添置点行头了。

正准备下楼,又响,石磊理所当然的认为是石强,看也不看就接听:“你有完没完,我正准备下楼,你好好等着。”

那头愣了愣,一个略显怯怯的声音说道:“石先生您好,我们在帝都见过,我是来向您道歉的。”

石磊也是一愣,随即恍然大悟,原来不是石强,便笑着说:“原来是张曦月啊,我还以为是我一个朋友,正催我下楼呢。”张曦月就是暗夜之瞳在华夏长三角区域的负责人,也是那天那个在帝都酒店里,伪装成某种特殊职业的女性试图勾引石磊的女子。跟魏菩提聊过之后,石磊当然知道了这个女子的名字。

“石先生有事要出门?”

石磊刚想说是,但转念一想,如果张曦月在场,石强总也会收敛点儿,不至于当着一个美女的面那么不给面子吧?

于是石磊改口道:“也没什么事儿,就是在楼下的咖啡厅吃点东西,聊件事。如果你愿意的话,就一起在那儿见吧。其实也没什么必要非得道歉,当然我知道这是你们组织的规矩,那就见了面再说吧。”

张曦月赶忙答应,石磊挂了锁上门下楼。

咖啡厅里,石强早已老神在在的翘着二郎腿等石磊了,看来,他丝毫不觉得石磊有可能不下来。

一见面,石强就说:“还钱!”

石磊理都不理他,直接去柜台点东西。

婴儿反复发烧怎么办
宝宝反复发烧怎么回事
小孩不消化家里备什么药好
汉森四磨汤有哪些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