沅江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至尊符神 第三百章 灾难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8:13 编辑:笔名

至尊符神 第三百章 灾难

“要开始了。”冷月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沉声説道。

“嗯,要开始了!”南宫无极目光紧紧盯着面前的蜃影,片刻都不挪开。

因为是揭幕战,辛焱与程方的这场战斗在北地诸界引起了轰动。

北地诸界各大修频,都纷纷停下了别的节目,都将这场战斗作为直播的内容。在北地诸界的每个境界,每座城市,每一个人都在关注着这一战。

这一战之所以如此吸引人,除了是这一战是金莲试剑大会的揭幕战外,奕战双方的实力悬殊对比,也是吸引大家关注的原因。

一个是没有取得过任何战将称号,连黑铁玉牌也没有,堪称是超级大菜鸟的辛焱;而另一个则是自xiǎo便接受战将训练,十七岁便取得白银战将玉牌,有着青年战将之星称号的程方。

双方的实力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之上。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这绝对将是一场一边倒的战斗。

“居然把这场比试安排在第一场,这不是存心要扫我们灵宵派的脸吗?”

冷月的脸色显得有diǎn难看,她对傲羽如此安排很不满意。

南宫无极diǎn了diǎn头,説道:“嗯,程方很不错,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排兵布阵如此老到的年轻人,就算是俞哲和珊儿上去,也没有必胜的把握。这一仗对于辛焱来説,确实是有diǎn过了艰难了。不过在战场上,本来就没有任何公平可言,你既然踏上了战场,无论是胜负输赢,你都必须要学会接受。”

“唉,不过这样也好,让这个害人精受diǎn挫折也不是坏事。”冷月叹了口气,説道:“哼哼,我一看到他那副天下老子第一的样子,我就来气。”

南宫无极説道:“不过,这家伙只怕不会这么容易就认输的,和他对战,任何人都不会赢得很轻松的。”

南宫无极绝对是一名优秀的战将,他的战将生涯也称不上有多么的辉煌耀眼,但是在他所经历的大xiǎo数百场战斗中,除了十八年前的那场大败之外,他几乎没有输过。

而且,十八年前的那场战斗之所以失败,并非是南宫无极本身的原因。那一战的敌人实在是太过强大,但即便是如此,南宫无极在濒临绝境的情况下,还是打出一个堪称经典的逆袭反击,最终率领着战部成功杀出了重围。

对此,不但是修者,便是参与那一战的妖魔,对于他的指挥,也是颇为叹服。

一直以来,南宫无极都在发现和寻找可以培养成战将的好苗子,俞哲和南宫云珊都是他的得意之作。俞哲用兵堂堂正正,布局严谨,深得他的真传,也是用兵最像他的人;而南宫云珊,天生便继承了他的战将天赋,长于谋略,用兵风格极为泼辣大胆,一diǎn也不像她表面看上去的那般安静斯文。

但是在南宫无极所收授的学生中,辛焱却是最为另类的一个。这家伙用兵路子极野,从不按牌理出牌,你永远也想不到他会用什么方法从哪个地方来攻击你。

“攻击,攻击,再攻击!”

不管是面对多么强大的对手,不管局势多么的不利,哪怕你把他逼入了绝境之中,辛焱也敢于攻击对手。

面于如此富于攻击性的对手,任何人都会大为头痛。

最要命的是,辛焱战斗的嗅觉极其敏锐,他总是能发现对手的弱diǎn主空当,然后毫不留情地展开攻击。他攻击的时机总是拿捏得恰到好处,往往能一击致命。

南宫无极一想起辛焱那充满攻击性的战斗风格,心中便洋溢着一种骄傲。他有一种感觉,在不久的将来,辛焱一定能在修真战纪上留下自己的名号。

“这些兵种竟然全部都是新的……”

可是,当南宫无极看到奕战棋中的兵种列表时,他的脸色突然变得奇差无比。他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要命的问题。

这是一种全新的奕战棋,和灵宵派所拥有的有着数百年历史的古董奕战棋相比,有着极大的区别。

完全不一样的奕战场地,完全不一样的兵种,完全不一样的规则,不管是什么谁突然遇到这样的局面,都会措手无策。

如果是像俞哲和南宫云珊这样基础扎实,久经训练的战将,他们会迅速根据战场情况来作出调整。

但是对于底子极差的辛焱来説,这不谛是一场灾难。

这也意味着,战斗还没有开始,辛焱便完全落入了下风。

※※※※※※※※※※※※※※※※※※※※※※※※※※※※※※

昆仑的阳开、北俱庐州的魏和、天云寺的龙一、灵雾城的玉衡一早围坐在一幅巨大的蜃影幕墙之前,准备观摩和研究这场战斗。

成长于杀戮的辛焱遇上出身战将世家程方,他们之间的战斗,将会擦出怎么样的火花?

两人不止是出身,性格也大不一样,一者攻掠如火,一者沉静如渊,战斗风格截然相反的两人之间的战斗将会呈现出怎么样的局面?

从一开始,四人便出奇一致地认为,这将是一场充满悬念的战斗

!而且无论胜败如何,这场战斗绝对将成为一场经典的战例。

而且,这也是文比的揭幕战,应用的又是全新的奕战系统,辛焱和程方对兵种的选择,对地形的利用,对战术的运用,都会为后来者提供很好的参考。

“如此复杂的系统,如此繁杂的兵种,如此广阔的地形!只怕对于程方更有利!”

很快,北俱庐州的魏和便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天云寺的龙一也道:“嗯,有道理。如果只是xiǎo规模的战斗,对于辛焱这样实战经验丰富的家伙来説,会更有利。问题是按照奕战棋的设定,双方进行的不是数百人规模的xiǎo型战斗,而是多达数千人的师旅级别的对抗。这样的话,对基础扎实的程方来説,确实更加有利。”

“还有一个因素,那就是地形。”昆仑的阳开接着説道:“大家都知道,这个地图是天血界的地图。而相当凑巧的是,程方的父亲程万方就是战死在这里,程方从六岁起便开始研习天血界的地图,他对于天血界的熟悉程度已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血空界中的每一处山峰,每一处幽谷,他都了如指掌。”

灵雾城的玉衡一直是辛焱的坚定支持者,当他听到这里,也不禁黯然失色:“啊!这也意味着战场环境对于程方来説,是完全透明的了。这样説来的话,辛焱这一次只怕是凶多吉少啊。”

恰在此时,辛焱和程方已经开始挑选自己的队伍。

在弈战棋中,这一步至关重要,每个人擅长的战术都不相同,因为对队伍的挑选,也会完全不同。这次弈战棋的规模极大,可供选择的兵种极多,足以让任何战将搭配出自己的喜欢的阵型。

相比于辛焱的迟疑和犹豫,程方在选择兵种和搭配战部时,显得十分老定从容。

虽然对他来説,奕战棋的地图比预想中要庞大得多,兵种要繁杂得多,设定和规则也要复杂得多,不过,这一切并未对他造成什么困难,他熟练而从容地布置着。

多年来的严格的战将的训练,让他的基础十分扎实,应变能力更是强大无比。这种能力很快就在他的选兵择将和阵容搭配方面展现出来,一连串的指令如同行云流水般发了出去。

不过数息之间,他已经完成了对兵种的选择,接下来,他便开始整编战部。

而在整编战部的同时,一队队地哨探,已经被他派了出去,他们身形很快便消失在茫茫的血雾之中。

就在程方抓整时间整编战部的时候,辛焱却似乎还在选择什么兵种而显得犹疑不定,他愁眉苦脸地站在那里,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事实上,辛焱现在的感觉相当糟糕。完全陌生的战场,完全陌生的兵种,完全陌生的规则,给他带来了巨大的麻烦。

别的不説,光是奕战棋中所提供的多达近千种,几乎涉及到妖、魔、修三族所有兵种的目录,就看得他眼花缭乱。

最要命的是,他对绝大多数的兵种都不熟悉,许多兵种他都是第一次见到。

门派中的那套老古董的弈战棋,上面的兵种和阵容组合都是千年前所流行的。可是经历上千年的发展,许多新的兵种的出现和旧的兵种的消亡,让战阵的组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种变化对于辛焱来説,绝对是灾难性的,他甚至无法用奕战棋所提供的兵种搭配出一套他所熟知的,最简单的战阵!

“日你妹子的!这不是要哥的命吗?”

辛焱的眉头紧皱,他飞快地翻阅着奕战棋的兵种介绍,紧张地思索着对策。

“唉!真不知道,他还在犹豫什么?”

灵雾城的玉衡眼看着程方的战部已经差不多已整编成型,而辛焱却还没有选好自己想要的兵种,他不禁有些着急。

北俱庐州的魏和也深有同感:“是啊,战场上瞬息万变,每一息的时间都宝贵无比,他每耽误一刻钟,就意味着胜利天平会向对方倾斜一分。”

天云寺的龙一也是大惑不解:“可是他在犹豫什么呢?难道他想后发制人,排出一套克制程方的战阵?”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是医保定点吗
汕头天佑医院导医台电话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手术贵吗
汕头天佑医院咨询电话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可以报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