沅江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皇朝第一妃 第五十一章 禁足关押

发布时间:2019-10-12 18:26:03 编辑:笔名

皇朝第一妃 第五十一章 禁足关押

马夫人一双美眸睁得有如铜铃一般大小,眼底满是惊愕与愠怒,双颊的胭脂好似顿时失了颜色,玉容惨白,“你,你说甚?那猫儿可是毛发通体雪白,一双祖母绿的眸子……”

闻此,主仆二人面面相觑,许怜霜极为敏锐地拧起黛眉,心下横生出一股不安。

薛海娘见此,晓得定是许怜霜有所察觉,忙将矛头对准她身侧的侍女,她上前一步,盈盈一笑,“马夫人可是薛府贵客,如今贵客问你话呢,你胆敢怠慢?”

薛海娘生得明眸皓齿,顾盼生辉,虽平素不苟言笑时多了些清冷的姿态,可这红唇一扬,却真真是美得晃人心神,然,那婉转清澈的声音却无形中透着一股威慑与冷然,真真是叫人又怕却又移不开眼。

“奴婢不敢。回马夫人的话,那猫儿却如夫人您所形容一般。”那侍女惊魂未定下,便下意识地道出实情。

然这一脱口而出,她身侧的许怜霜却是面容又白了几分,娇躯亦是轻轻一颤。

还未等主仆二人缓过神来,马夫人已是大喝一声,“放肆!好个大胆的贱婢,你可知那丧命于你手下的猫儿乃是当今太后所赏,乃皇家御赐之物,可是尔等能够轻易侮辱的?”

话罢,还未见许怜霜告罪,反倒是薛海娘屈膝跪倒,倒吸一口凉气,颤颤巍巍地道:“侮辱皇家御赐之物轻则死罪,重则牵连满门……夫人此话当真?”

许怜霜本就是小门小户出身,胆儿也是极小,平素无非是耍些女儿家的小手段,而今一经牵涉这等大罪,哪儿能不慌了神?

她执起绢帕掩唇,一张施以脂粉的粉面白得吓人,“这,这——你这贱婢你好大的胆子,胆敢杀害太后御赐的猫儿……你,这叫我如何护你。”

那侍女许是也不曾料想许怜霜会上演如此一番,一张美眸瞪得如铜铃一般大,眼瞳中翻滚着惊愕与愤懑,一时也顾不上尊卑,张口便道:“姨娘好生心狠毒辣,那猫儿分明是你用手中暖炉击中将那猫儿打落池中,怎的如今竟是推到奴婢头上。”

话罢,一时间,诸人的视线皆是下意识地移至许怜霜怀中环着的暖炉。

话说到此,许怜霜反倒是定神下来,她唇际上扬,落落大方的摊开怀中的暖炉。

“这上头并未沾染任何血迹,你指责我用这物什击中那猫儿头部,若真如你所言,这暖炉为何如此干净?”许怜霜心下长舒一口气,好在方才未曾过于使力,也或许是上天庇佑,这暖炉却未留下任何痕迹。

众人闻言,皆是心下各有几分思量。

马夫人冷哼一声,尖锐犀利的视线在主仆二人身上交替许久,终归是道:“姨娘,即便如你所言,是你婢女一人所为,可若无你的明示,她岂敢乱来?”

她身侧的侯夫人亦是冷声附和,“是啊,区区婢女罢了,若无主子明示,又是谁给她的胆子?”

马夫人突然看向薛海娘,沉声道:“薛小姐,你是长房正室夫人所出,是正儿八经的主子,如今许姨娘犯下这等大逆不道,忤逆皇室的罪责,该如何处置?”

薛海娘心头一颤,马夫人这一番言辞看似询问,实则警示,若今儿个她将许怜霜就地正法地给处置了,她也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揭过此事,可若此事闹到太后凤驾跟前

,怕便不单单是处置许怜霜这般简单。

薛海娘灵机一动,便侧身对身后诸位小厮丫鬟厉声吩咐:“来人呐,姨娘许氏不守尊卑、不遵家法、以下犯上,着押入柴房禁足。”

许怜霜顿时面色惨白如鬼,一双美眸圆睁,她嘶声辩解:“不,薛海娘你怎敢私下处置我!”

薛海娘未见愠怒,反倒笑靥如花,姿态端庄,她微垂螓首,柔声道:“我是正室长房所出,薛府正儿八经的主子,姨娘又是触犯家规,我如何处置不得你?”

说罢,她又看着那跪在一旁瑟缩发抖的婢女柔声吩咐:“你去寻老夫人,将今儿所发生之事如实禀报,莫要有任何欺瞒。”

那婢女见薛海娘未对她施以惩处,自是感恩戴德,痛哭流涕,一时间,对许氏的仇怨也便深了一层。

随着许氏与婢女的离去,这场闹剧也终是落了帷幕。

马夫人面上含笑,款步走至薛海娘身侧,用着仅是二人方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大小姐当真是好心思……”

嘱咐那婢女去向老夫人禀报此事,定是比旁人来得狠辣得多,且不说那婢女乃是目击者,再者,那婢女如今也定是对许怜霜恨之入骨。

薛海娘唇际上扬,浅笑道:“海娘愚钝,实在是不知夫人此言何意,夫人且安心回府吧,一日之内海娘定会安排妥当,为夫人奉上您满意的答复。”

马夫人唇际轻扬,勾起一抹薄凉轻嘲,“再满意又如何,本夫人那猫儿却是如何都回不来了……”

她顿了顿,双眸如潭,似是淬满毒液般,瞧着薛海娘莫名发怵,“薛小姐冰雪聪慧,可应晓得,聪慧是好,可若是过于聪慧,难免引火烧身。”

薛海娘垂了垂眸子,仍是盈盈浅笑,“海娘多谢夫人不吝赐教,海娘定当谨记。”

马夫人见此,也晓得多说无益,她冷哼一声,拂袖而去。这马夫人一走,簇拥着她而来的诰命夫人以及官宦贵妇自是紧随而去,因着薛府出了这等事,许氏又被暂时关押柴房,这满月宴自是不欢而散。

待薛景铮处理过公务赶回薛府时,已是酉时三刻,然他未曾料想,这刚踏入家中,便听闻爱妾犯了事儿已被关押柴房。

出于对爱妾的疼惜,薛景铮焦虑不已,竟是连朝服也不曾换下,便朝着柴房直奔而去,却未曾想,檀苑的老嬷嬷早已侯在柴房跟前,说是老夫人请他去一趟檀苑。

薛景铮已是估摸猜想此事事关重大,犹豫片刻,终是按耐下疼惜与焦虑,朝檀苑赶去。

而此刻檀苑,薛老夫人早已是携着李氏、薛海娘、薛巧玲等一干人候在厅堂。

揭阳治疗盆腔炎费用
铜川治疗妇科费用
本溪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揭阳治疗盆腔炎医院
铜川治疗妇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