沅江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助产

发布时间:2019-09-14 09:11:16 编辑:笔名

“快点,快点,牛下牛娃子。”声音从门外传来,铁门被击打的声响一声比一声紧,老黄刚刚脱衣而睡,美梦还没有做起就被这乱糟糟的敲门声震怒了,“他妈的,还让不让人歇会儿。”他一边骂着一边穿起了衣裤,下了床,习惯的用手理理蓬乱的头发,走出门去,“找死呢,这深更半夜的。”他的骂声传到了门外,铁门一声重重的响,“老黄,老黄,快开门。”门外的人听清楚了老黄的怒骂,这已经习以为常,他一般都是困到了极点才这么叫骂,可到底是有一副好心肠,从不管刮风下雨随叫随到,人虽然邋遢点,一干工作总是兢兢业业,现在到处的人都知道他,相信他,理解他。
虽然时间已经过了凌晨三点,寒冬腊月的,天的确有点冷,谁愿意外出呢,老黄听到外面的人喊自己的名字,随手开门,“这么紧,不是说还得几天么。”老黄说。
“谁知道哩,刚才我去牛圈看见牛退血了,挺大一滩。”畜主说。
“啥,牛退血了,你没看牛胯塌了么。”老黄又问。
“有些塌,窝里能放下一个拳头。”畜主回答,添盐加醋的就想老黄早点去。
老黄呢,人心挺热的,经不起人的催促,听说牛退了血,一下子来了劲,赶忙从家里拿上助产用的工具和一些外用药物,骑上摩托,疯一般的尾随畜主离开了家门。
风,不一样的冷,吹在脸上,冷疼冷疼的,老黄来时未及时带手套,这会儿有些后悔,可摩托已快到了畜主家,他只有忍着。
车还没到门口,门外进去的几个村民已经等的焦头烂额了,怎么,怎么还不来,急死人了,一个声音比一个声音紧,忽的眼前一亮,老黄已到了跟前。
“没看咋样?”老黄一下车就问了一句,“一个腿露外面了。”帮忙的回答。
“那,快点,倒水。”老黄说道,撑住了摩托,开始脱衣挽袖,径直走向牛舍。
白花牛卧倒在地,呼哧呼哧的喘着粗,嘴里不时地流下涎水,老黄看后二话没说的走到跟前。
“取绳!绑腿!”一声喊,老黄的手已伸进了牛的 ,牛吃力的努责着,努的他寻找子宫颈很是费劲,使尽了全力,希望眼下这个牛能顺利产出,可找了半天怎么也找不着,又仔细的顺着犊牛腿往上摸,摸到腿腕处没有一点缝隙,无奈,手抽了出来。
“没看咋样?”畜主问了一句。
“糟糕”,老黄极不愿意的回了一句,他知道牛的子宫扭转了,这将会是个棘手的问题。
“怎么,不行。”畜主又问了一句。
“可能是子宫扭转。”老黄说。
“子宫扭转?”“那,那怎么办。”畜主问道。
“一时半会恐怕下不来。”老黄说。
畜主一听,一下子蒙了头,顿时感觉五雷轰顶,耳朵嗡嗡的直响。“那也得下呀,总不能——————,想想办法,想想办法。”畜主挠着头眼睛直看老黄。
“得先摆正子宫。”老黄说。“至于牛犊死活我可不管。”
“不管就不管,只要大牛安全。”畜主放开了口话。
老黄拿定了主意,叫人拿来绳索,先将牛放倒,顺时针转了两转,再用手查时,高兴了,“好了,好了,停!”帮忙的人停住了翻滚,只见老黄重新的把手洗净,伸进了奶牛的 ,他用绳套住了牛犊的后腿,“拉,往出拉,使劲!”老黄一声声喊,帮忙的一阵阵用劲,犊牛出来了,老黄已经大汗淋漓,畜主惊恐的心落了地。
吊瓶挂在了牛身上,犊牛身旁的火苗忽闪忽闪的冒着烟,月亮离房顶不远了。

共 124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品中的老黄是一个好兽医,虽然邋遢些,但很热心,医术也高明。人物性格鲜明,语言朴实,情节再曲折些会更好。 欣赏佳作。 【编辑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7-0 -18 11:5 :24 问好,期盼新作!小孩上火
治疗拉肚子方法
短暂性脑缺血护理问题
中风后遗症期护理措施